止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止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传统植物药指令实施欧盟市场中医药如何解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1:04:30 阅读: 来源:止回阀厂家

《传统植物药指令》实施 欧盟市场中医药如何解困

中药成规模地进入欧盟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近年来发展势头不错。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欧洲经过中医药培训的西医师、理疗师、牙医和在中国受过系统中医教育的医生共有15.5万之多,应诊的患者每年超过650万人次。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的全面实施,使中医药行业在欧盟发展面临巨大变数。

经过7年过渡期,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从5月1日起全面实施。根据这一指令,未经注册的中药将不得在欧盟市场上作为药品销售和使用。由于在过渡期内没有一例中药成功通过注册,在欧盟取得合法身份,中医药在欧盟市场何去何从引发业内高度关注。

英国:中成药遭到封杀

中医药20年前登陆英国,如今在当地已经发展成为仅次于餐饮业的华人第二大行业,英国也因此成为中医药行业*为发达的欧洲国家。然而,随着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全面实施,英国中医药行业面临有医无药的危险,行业前景趋黯,从业人员谋生艰难。

经过多年发展,英国目前有中医诊所上千家,从业人员近万人。英国有全球惟一一家中医孔子学院,一些大学还设立了中医药专业和课程,当地西医甚至开始学习中医药知识并参加相关资格考试。此外,英国还是欧洲各国的中药来源地,英国国内中药销售额占整个欧洲的一半以上。

然而,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的全面实施,使中医药行业在英国发展面临巨大变数。按照这一法规,从5月1日起中药等植物药必须在欧盟成员国获得注册许可,否则不得再作为药品销售和使用。

英国是执行这一指令比较严格的欧盟成员国,中成药因此遭到封杀。按照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的规定,5月1日起,零售商仍可把存货卖完,但批发商必须立即停止进口中成药。

英国明年还可能就中医师注册进行立法,成功注册的医师将获准根据患者的需要为他们配制中药胶囊产品。虽然看起来英国政府给中医药行业留下了出路,但实际上中医师成功注册很困难,如大部分申请人会因为雅思考试成绩达不到6.5分而通不过资格审查。此外,靠手工作坊生产的中药在数量上是杯水车薪,还可能存在卫生、安全等一系列问题。

业内专家指出,英国中医药行业的严峻形势对中国中药企业和欧洲患者都是损失。虽然该法规实施之后英国中药店仍可销售中草药、药粉以及进行针灸治疗,但鉴于其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中成药销售,未来前景堪忧。

英国康泰中医药集团董事长任广峰表示,中医药行业在英国前景渺茫,裁员、关店或不可避免。他说:中医药在英国经历20年的发展,如果此次受挫,今后再度崛起将非常困难。

丹麦:中医药发展面临困扰

与英国的情况相同,近10年来丹麦的中医诊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作为辅助治疗的中成药也日益受到青睐。然而,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的实施,包括中药在内的传统植物药必须经过注册才能在欧盟市场作为药物销售和使用,这无疑给蒸蒸日上的丹麦中医药行业带来困扰。

近30年来中医药行业在丹麦发展迅速。1983年*家中医诊所在丹麦开业,讲究阴阳平衡、标本兼治的中医药引起丹麦人的浓厚兴趣。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丹麦人创办的中医诊所在内,目前丹麦共有500多家中医诊所,治疗项目包括针灸、推拿等。

根据丹麦哥本哈根大学今年2月公布的*新研究报告,中医针灸治疗作为替代治疗方案的一种在丹麦已被广泛使用。哥本哈根大学联合部分丹麦医院正在对替代治疗方案展开研究。目前约1/3的丹麦医院选用替代治疗方案,治疗范围包括疼痛、癌症、不育和精神病等疾病,而针灸治疗占到所有替代治疗方案的97%。

有着26年针灸从业经验的陈素坤医师在丹麦自主经营一家中医诊所。他表示,目前包括针灸在内的中医治疗被丹麦人接受的程度越来越高。陈素坤有一个名叫安妮的关节炎患者,她在接受7次针灸并辅以拔火罐治疗后,感觉效果明显。她说,中医疗法从调节体内的平衡出发,是从致病的根源解决问题。

中医药在丹麦迅速发展的同时,中国和丹麦在中医药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深入, 丹麦已成为中国加快推进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中一个新的重要伙伴。丹麦中医药集团首席执行官比约恩·彼得森说:中国的中药具有很大市场潜力。目前很多大型中医药企业都在寻求机会开拓西方市场,而我们对打开中医药在西方的市场很感兴趣,并能为中医药提供科学认证,双方可通过加强合作实现双赢。

北京同仁堂(600085)丹麦总代理包小群表示,丹麦药品管理本来就非常严格,大部分药品需要有医生开的处方才能购买,而在丹麦的药店或保健品店,销售人员更是无权向顾客介绍药品的功效,否则将被罚款。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丹麦人买药不方便,也给中医药在丹麦的推广出了一道难题。如今,欧盟关于植物药的指令无疑将使这一难题更加突出。

尽管面临障碍,但包小群对丹麦未来的中医药市场还是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她认为,当前形势是挑战和机遇并存。中医药和中医疗法在丹麦已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加上丹麦人不仅善于创新,也勇于尝新,他们愿意尝试新的治疗方法。困则思变,中国中药企业应利用欧盟的法律,转危为机,打破成规,同时根据欧盟各个国家的具体情况,采取灵活多变的应对措施,大胆创新,找到在海外生存和发展的新途径。

欧盟市场不能弃

欧盟是全世界*的植物药市场之一。旅居荷兰的*中医药专家、欧洲中华医药研究发展中心主任林斌介绍,目前欧盟植物药市场规模已达168亿欧元(约合249亿美元),流通的植物药达1200多种,平均60%以上的欧洲人使用过植物药。

林斌表示,中药成规模地进入欧盟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近年来发展势头不错。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欧洲经过中医药培训的西医师、理疗师、牙医和在中国受过系统中医教育的医生共有15.5万之多,其中专职从事中医的占30%,中医诊疗机构近4万所,大部分以针灸为主,兼用中药的占30%-40%,应诊的患者每年超过650万人次。

中国医药(600056)保健品进出口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对欧盟各国的中药出口额仅为1.93亿美元,其中注册难度*的中成药出口额只有1324万美元。尽管中药目前在欧盟所占的市场份额十分有限,但欧盟这块市场不能丢。中国中药企业如何突破注册瓶颈,林斌认为应该从两方面入手。

短期来说,所谓中药将被迫全面退出欧盟市场的说法言过其实。实际上,欧盟植物药市场的大门并没有关严,中国中药企业要善于利用政策缝隙保住市场。欧盟委员会负责卫生医疗事务的发言人弗雷德里克·文森特表示,即便是在5月1日之后,部分中药仍可以像过去一样作为食品或保健品进入欧盟,只要不标明是治疗或预防某种疾病的药物就无需注册,至于如何划分药和食品将取决于欧盟各成员国。

林斌说,目前欧盟成员国在《传统植物药指令》的执行上已经出现了明显差异,其中英国政策收得较紧,除中药材外,但凡加工后的成品药都不得入关;而荷兰的政策则比较宽松,短期来看对中药进口限制不大,暂且可作为中药进入欧盟的跳板。

但林斌指出,着眼于中医药在欧洲的长远发展,中国中药企业还是应该积极注册,以取得正式药品身份。他建议,国内中药企业可联合欧洲当地的知名科研机构和销售公司,共同准备材料,提供检测数据,这样成功率会更高。必要时,国内企业也可以联合提出申请。

琼中产品设计

平凉工业设计

巴州产品设计

德阳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