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止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博白杂技团副团长唐祥波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杂技魅力

发布时间:2020-03-02 13:36:45 阅读: 来源:止回阀厂家

唐祥波培养的杂技演员活跃在国内外演艺市场。

(原标题:唐祥波: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杂技魅力)

博白杂技,已成了博白乃至玉林民间文化的一张响亮的名片。这几年,博白杂技走向世界大舞台,先后赴美国、日本、新加坡、德国、马来西亚、瑞士、越南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每到一处,博白杂技都以高、难、险、准征服了现场的观众,得到了海外群众的青睐和好评。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幕后,博白杂技团有一个甘于寂寞、默默奉献的技术团队,他们的身份是杂技教练,唐祥波就是其中一位。唐祥波曾经也是出色的杂技演员,走南闯北,演出过不计其数的节目,获得过大大小小的奖项。19岁那年,他从台前转入幕后,成为一名杂技教练,他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杂技生命。日前,记者走近这位博白县杂技团专门负责杂技训练的副团长,感觉到他更像是站在博白杂技团小演员们背后的一棵大树。

华丽转身:从举重运动员到杂技演员

唐祥波出生在博白镇马塘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小时候家境贫寒,为寻找生活出路,他先是进县体校一边读书,一边练体育。自小爱好练武的他身体健壮,力气很大,在县体校专练举重,1986年他代表博白县参加全区体育运动会举重项目的比赛并夺得好名次。但他的梦想职业是当一名人民警察。

1987年,唐祥波刚满16岁,那一年,博白县杂技团团长朱保雄来到县体校挑选杂技演员。杂技团演员虽然比不上警察风光,但在当时也算是捧上了“铁饭碗”,这对一个农民的孩子来说,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当时,唐祥波考虑了许久,最后还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于是报了名。当时,县杂技团人才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需要各种人才,特别需要一个杂技底座,而底座这个角色需要身体健壮、手臂有力。恰好练体重的唐祥波具备这样的条件,于是他被朱保雄团长一眼看中。进了杂技团后,他作为杂技“底座”来培养,苦练“底座”基本功的同时,还练习扛竿、晃板、空翻等杂技项目。刚开始,他还觉得练杂技很新鲜,可在杂技团,“底座”演员是最辛苦的,因为表演时,身上不仅要承重一名或多名演员,还要自己表演。

“表演节目时,经常身上要承载6到8个人表演,很苦,我有些后悔,于是又想回去读书考警校当警察,期间先后逃课5次离开杂技团,后来又觉得这‘铁饭碗’丢了太可惜,最后还是回到杂技团老老实实当演员。”唐祥波告诉记者。因为有练武术和体育的底子,他成长得很快,苦练了6个月后,就开始随团到各乡镇巡回演出,当时下乡演出很辛苦,演员们得自己骑自行车,或搭拖拉机下去,晚上还得在乡下农家借宿。经过两三年的摸爬滚打,唐祥波终于成为一名出色的杂技底座演员。

“隐身”幕后:19岁起当杂技教练

19岁的唐祥波由台前转为幕后,告别心爱的舞台,成为一名负责训练杂技人员的杂技教练。

“当时一是工作的需要,二是年纪大了,杂技舞台是年轻人的舞台,特别是高难度的杂技。”唐祥波苦笑说。

在舞台上,唐祥波是一名出色的杂技演员,在幕后训练场,他也是一名好教练,他的第一批杂技学员全部都考上了广西艺术学校。1993年9月,他又以杂技教学的专业水准打动了当时的广西杂协主席,被聘请为广西民族花山艺术学校当主教练。2003年全区红五月红铜鼓杂技汇演,他的学员囊括了“花山潮”全部节目一至三等奖。到目前为止,经他执教出多名的学员进入广州战士杂技团。期间,他还被聘请到湖南等地的艺术学校担任杂技主教练。

“当杂技教练,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发现人才,找到杂技好苗子才能培养出好的杂技人才,而练杂技要从6、7岁起练起,很苦也有一定风险,家庭条件稍好的家长都不太舍得送儿女来学,只能从自己身边的亲戚朋友的孩子中选择学员。”唐祥波说。

杂技演员唐国成是唐祥波老家的一个堂弟,8、9岁左右唐国成随母亲上街时,被唐祥波一眼看中,但当时唐国成的母亲不舍得,唐祥波多次上门动员,最终其父母被唐祥波的真诚所打动,答应送唐国成进杂技团。两年后,唐国成成了博白杂技团的主力演员,先后随团出国演出。

对唐祥波而言,没有什么比孩子们的安全更重要。每当演员随团出演前,“别忘了动作”、“集中注意力”……虽是老生常谈,他却不厌其烦地叮嘱。平日训练中,他站在孩子们身边保护着,如同一棵大树一样。

作为负责训练演员和排练节目的副团长,唐祥波还非常注意引进人才,借助“外脑”,创作、改编、移植大批艺术性、观赏性高度统一,既能被国际演出市场普遍接受又符合国内观众审美情趣的艺术表演形式和优秀作品,体现了杂技艺术的“世界性”。为了引进杂技人才,他还先后到河北、江西、四川等等地挖掘杂技特色人才。经过他和同事们的多年努力,博白杂技团积累了一批优质的杂技、魔术节目,常年演出的节目就有60多个。高空杂技节目《双爬竿》、《空中飞人》、《跳板》、《扛梯》,大型魔术《奇妙游园》和柔术童话杂技剧《幸福的山谷》等节目深受群众欢迎,部分优秀节目还在省部级重要文艺赛事中获奖。

桃李芬芳:一家人爱上杂技,夫妻创办民间杂技团

几年前,唐祥波支持妻子黄姣成立一个民间杂技团——广西博龙杂技团。初创时期,条件相当艰苦,练功房就设在自己家里的大厅,为了配备足够的训练器材,他们四处奔走借钱。为了尽快组建自己的杂技演艺团队,夫妻俩起早贪黑,多方发动,四处寻找杂技好苗子。几年下来,他们亲手培养出了19名杂技演员。

“这些孩子都是6、7岁左右就送来学习杂技,农家子弟能吃苦,要求不高,都是抱着苦练技艺寻找出路而来的。”唐祥波告诉记者,“练杂技是很苦的,有时还会有一定的风险,练到六七成时就开始放开保险了,可以说是全凭真功夫吃饭。苦尽甘来,他们都已经挑大梁了。”

唐祥波的妻子黄姣既是领队也是杂技演员,这个桂林女子很好强,30岁才练杂技,经过8个月的苦练,她还真的练出一身过硬的本事,一年到头,带着10多名杂技演员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他的两个儿子也是这个团的演员,经过他的精心栽培,如今两个儿子都成了主演。

“公私兼顾,一定很忙吧?”记者问。

“我有自己的优势,国营团分工比较明确,我是负责杂技训练的副团长,上班时间为国营团培训演员,下班回家后在家里同样可以训练演员,工作和业余创收两不误。妻子没有固定工作,一家子要生活,要过好日子,就得更加努力,平时我帮助联系演出业务,然后让妻子带团在国内各地巡回演出。”唐祥波说。

唐祥波的“家团”经营方式灵活变通,在依靠演出中介联系的同时,还通过网上自行联系演出业务,有时单独组团演出,有时与当地演出团体合作,各自负责一部分节目,共同组团演出。

“我们团目前有10名杂技演员在广东惠州,有8名杂技演员在南京,按照协议要演出到8月底。都是在当地的主要旅游景点、娱乐场所和大型俱乐部巡回演出,他们用精湛的技艺征服了当地观众,很受欢迎。”唐祥波自豪地说,“杂技演艺市场这个蛋糕很大,国营团和民间团的定位不同,只要排练好的节目,练出过硬的技艺,民间团也可以分割一块。”

为提高“家团”演员素质,唐祥波不断探索出新路:一方面请老师来给演员们教授文化课,另一方面不断到河南等杂技发达地方取经,并与专业学校合作培训演员,引进一些外地的杂技人才。

“下一步,我打算办一个杂技培训职业学校,专门为民间杂技团培训演员,为社会输送更多不同层次的杂技演员,给更多适合练杂技的农家孩子创造就业机会。”唐祥波说。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

长沙中研白癜风医院

南宁西京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