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止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广难以封侯飞将军李广为何过不了业务关

发布时间:2019-06-29 21:03:16 阅读: 来源:止回阀厂家

在历史上留下美名的人,未必是当时职场混得好的人,西汉第一神箭手、飞将军李广便是案例之一。他在历史的舞台上,留下了一个猿臂善射的漂亮身影,至今还在为后人敬仰。同时,人们也意识到李将军在职场的不如意,因此也留下一声叹息:“李广难封。”

为什么漂亮的职场姿态和暗淡的职场前景集中在一人身上呢?责任在汉武帝,还是在李广本人?我们来探究这个两千多年前的职场之谜。

讲李广的案例之前,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先讲讲《三国演义》和《天龙八部》。“长坂坡”是《三国演义》里最有名也是最令人荡气回肠的一幕,赵子龙单枪救主,一杆枪一把剑在千军万马中进出自如,斩将夺旗,何等英武!张翼德在当阳桥上独挡曹兵,一声怒喝,百万敌兵掉头就逃跑,何等神武!然而,在当时的战果记录上,可能就是一行字:“刘豫州兵败长坂。”撤退中个别英雄的非凡表现,不能扭转整个战局。

再看《天龙八部》,萧峰大哥神功盖世,威慑武林,在雁门关掩护群雄撤退,无人能挡,最后用利箭扎胸自尽。然而,如此惊心动魄的事迹在北宋边防部队的记录里就一句话:“我军歼灭契丹南院大王萧峰。”

再怎么神勇的身姿,再怎么突出的武功,一旦变成战绩记录,热血生动的过程就变成冰冷客观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飞将军李广,也就明白他老人家为何老是在职场混不下去了。我们一个一个战例来分析。

上郡活捉射雕手案例:

过程:汉景帝派遣中贵人去视察边关,所谓中贵人,是指皇帝宠幸的近臣。一行几十个人被匈奴三个弓箭手击溃,正碰上李广带了一个连队的骑兵巡逻。李广射杀了两个匈奴弓箭手,活捉了一个,这一个不出李广所料,是射雕手,也就是射雕英雄。在回军营的路上,他们又与一个匈奴兵团遭遇,在兵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李广充分运用心理战术迷惑敌军,使之不敢轻进;同时充分运用自己高超的射击技术,射杀若干敌军,震慑敌军,然后整个连队利用夜色安全撤走。

后人印象:干得漂亮。

绩效考核:这次行动虽然漂亮利索,但如果摆到功劳簿上,就显得微不足道,因为它并不是一次有效杀伤匈奴军的战役,只不过是一次成功的逃脱行动,最多算是一次战斗。如果李广是特种兵兰博,那还可以给他记一次三等功,但这种军功对于高级指挥官而言,简直微不足道,因此可算无功。

雁门关被俘案例:

过程: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元光六年),汉武帝遣李广、公孙敖、公孙贺和卫青四人率四万大军分别从雁门、云中、代郡、上谷四个方面同时出击入侵的匈奴军。匈奴军方的计划之一是击溃李广军,并活捉李广。李广兵败,并被活捉。敌军将其放在两匹马中间,装在绳编的网兜里躺着。李广装死,然后利用敌人的一个疏忽夺得一匹战马和弓箭若干,一面逃逸,一面射击追兵,箭无虚发,终于脱险归队。

后人印象:惊心动魄,孤胆英雄。

绩效考核:汉朝的刀笔吏不会光听李广如何漂亮脱险的故事,而是要干货,所以可能会这样质问:李广,你这次所率部队伤亡若干,减员若干,部队被打散,战略目的全都没有达到,并且作为最高指挥官,你居然被敌人俘虏,“所失亡多,为虏所生得”。得出的结论就是,没有战功,应当处斩,酌情减轻处分,开除军职,取消军衔,削职为民。

这个处理是有道理的,因为不管你如何在逃跑过程中大显神箭手风采,全军溃败这个事实是无法抹去的。

大漠突围案例:

过程:公元前120年(元狩三年),李广率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张骞率一万骑兵与李广一同出征。这个张骞,就是出使西域的那位。匈奴左贤王率四万骑兵包围了李广。李广和儿子李敢一面稳定军心,一面组织阵形,自己亲自射杀敌军副将,坚守一夜,终于等来张骞的援军,令敌军撤走。

后人印象:“军中自是服其勇也”,汉朝军人从此佩服他的勇敢镇定。

绩效考核:让人尴尬的是,这一战尽管打得很漂亮很悲壮,但是在功过簿上,所有的过程皆被省略,剩下的只有结果。结果无非就是张骞友军迟到,“留迟后期”,导致李广军被围,战死过半。

至于战斗过程中的“矢下如雨”,李广亲自用大黄箭击毙敌军副将,还有所谓的“意气自如”,都不能成为评判此次战役的元素,留着当故事好了。于是,张骞被判罪贬职,李广功过相当,职位原地不动。

总结以上三个李广一生中最漂亮的职场案例,我们不难发现,司马迁并没有因为动作漂亮而掩饰李广的败绩。李广出演的,更多是精彩的动作片。

飞将军职场失败寻根:用弓箭手的职业标准去当将军

李广是一代名将,但总是得不到一代名将应有的待遇。他的堂弟李蔡跟他一起入伍,此人资质中等偏下,名声不能跟堂哥李广相比,可是,在职场升迁方面,李蔡一点都不“菜”,一路升到丞相的位置。

在职场,最怕与才能不如自己却混得比自己好的人比较,越比越不平衡。李广觉得气不顺,于是就找命理先生王朔,寻找答案。王朔问:“你这辈子干过让自个儿内疚的事吗?”李广倒还厚道,说自己曾诱杀俘虏。王朔马上说:“老李,你干了这么件不厚道的事,您的前程就此截止了。”

这个案例能否说明李广升迁不容易的原因?还是找点别的吧。

李广在职场的短处,其实也是他的长处,他有一个特点——善于近距离作战。《史记》记载,他射箭的诀窍就是,敌人不进入自己的有效射程,就绝不出手,而这个射程不过几十步,“非在数十步之内,度不中不发,发即应弦而倒”。

这个例子说明李广作为一名弓箭手很谨慎,但是也暴露他一个缺点,他始终将自己作为一名弓箭手,他以弓箭手的视角指挥作战,因此总是将部队带入自己的有效射程作战,从而导致险情迭起,屡次战败。司马迁也不得不说,“其将兵数困辱”,他带兵屡次遭受围困,甚至受被俘的耻辱。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李广作为一个神箭手,或者说一名特种兵头领,指挥近距离作战,相当精彩;一旦拉开距离,扩大战场面积和作战范围,李广的成绩就没那么漂亮了。举个例子吧,好莱坞大片里,往往精彩的是史泰龙、施瓦辛格他们的单兵作战故事,其票房远高于什么巴顿将军、艾森豪威尔之类的军事大题材,为什么?因为巴顿和艾森豪威尔他们没有什么好看的动作。

李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缺陷,要想成为军事大统帅,他必须得有拿得出手的活儿。因此在公元前119年的漠北大追击战中,他强烈要求和卫青的大部队一起出发,自己充当先锋,争取活捉单于的机会。那一年,他已经六十多岁了,职场升迁的机会就在这一战了。

谁知道为人不厚道的汉武帝嫌他晦气,要总指挥官卫青把李将军调开;而私心重重的卫青把立功的指标给了朋友公孙敖,支开李广,让他带兵从东路出发,而东线是最容易让人迷路的。

老英雄的收山之作,居然滑稽到以迷路收场,而这次迷路是被上司算计的。悲壮而孤傲的李广,当然不再愿意去面对那些冷漠无情的刀笔吏。你是大漠神箭手又怎么样,匈奴人怕你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只能老老实实坐下来交代问题,争取轻一点的处分?

走到这一步,飞将军只有一死,才能对自己的英雄生涯作一个有尊严的交代。

读《史记》里的“李将军列传”,让人唏嘘,漂亮的传说不等于漂亮的职场生涯。其实现实中有不少前辈,听他们描述往事,精彩纷呈,甚至惊心动魄,而他们的人生现状却不能与精彩的过去相对称。也许,他们的成功不在于漂亮的结尾,而在于漂亮的过程,司马迁也许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单单为李广而落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读:老来雄心在的张先80岁时娶了一位18岁的“萝莉”为妻,还十分恩爱。一次宴会上,颇为得意的张先调侃自己的新娘说:“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

一般来说,程朱理学没有夺得绝对的伦理话语权之前,宋朝老男人的日子还是过得蛮滋润的。政治人文环境一宽松,文人潜意识中的那种风花雪月情绪及心境就会得到很大释放。像苏东坡这种大文豪,不管身处顺境逆境,也不管是身居高位还是遭受贬官流放,身边都一直不缺以他为偶像并十分钟情于他的红颜知己。

据《春渚纪闻》记载,就是在苏东坡被贬黄州的日子里,身边甚至一度连个亲人都没有,每日混迹于普通老百姓之间,居然也能吸引一位当地知名歌女李琪的青眼,坚持要正被“双规”的倒霉东坡赐诗。据说他是在出席当地官员的一次宴会时认识这位名歌星的。东坡虽然还在落难,不过他的文名早已满天下,很多人都喜欢索要他的墨宝,喝酒兴起的苏老爷子也乐呵呵地写啊写,从不吝啬。李琪一听到文豪苏东坡来了,也不可免俗地连忙向夫子求诗,并且要求写在丝罗袖衫上,就像现在的追星族让明星把名字签在汗衫上舍不得洗一样。苏东坡也不扮大牌,立马就写在了美女的长袖上:“东坡四年黄州住,何事无言及李琪。”写了这两句无头无脑又平淡无奇的断头诗后,就把美女晾在了一边,继续和旁边的人饮酒作乐,当女歌星透明了一样。

就这样打发了?李琪不服气,也不相信夫子就这么点本事,于是又央求苏东坡再写。看到美女美目顾盼,苏东坡也不再矜持:“却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吟诗。”这两句猛啊,用典精美贴切,大意就是说美女李琪好比是一朵艳丽海棠,而我老夫子就好比是杜甫,海棠虽好,诗圣杜甫从来没为海棠写过一首诗,而我却给美女签名惠赠。

这下意境全出来了。想不到东坡的一次无意“调戏”,居然让一个小歌女名留青史!

有一次更搞笑,在一富豪家喝酒时,主人“出侍姬十余人”,大家唱唱跳跳蛮尽兴,可坏就坏在座中有个叫媚儿的高个子美女,奉主人之命索取东坡“价值连城”的诗句。可惜她不是苏轼喜欢的小鸟依人长发飘飘的那种类型,她人高马大的,哪里娇俏可人?特别喜欢离经叛道的“萝莉控”猛人苏东坡,就毫不犹豫地写下了这奚落意味很浓的所谓诗句:“舞袖翩跹,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宛转,声撼半天风雨寒。”无情嘲弄媚儿人高声大不像女人。原以为是夸她的媚儿一脸得意,等弄清楚诗意之后,只能恼羞成怒地夺门而去,苏东坡的“坏男孩”形像也跃然纸上。

曾以“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柔柳摇摇,坠轻絮无影”被人亲切称为“张三影”的北宋词人张先,是苏轼的好朋友,两人均是“萝莉控”。老来雄心在的张先80岁时娶了一位18岁的“萝莉”为妻,还十分恩爱。一次宴会上,颇为得意的张先调侃自己的新娘说:“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在座的另一“萝莉控”苏东坡立马意味深长地和诗:“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一树梨花“压”海棠,既暧昧又贴切,一言尽得风流,两个“萝莉控”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本文摘自《百家讲坛》2011年第14期作者:鼎湖听泉原题为:苏东坡曾是“萝莉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美女的身体

美女图片集

尤美大尺度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