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止回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辽宁乡镇污水处理钱紧急需政策输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21:00 阅读: 来源:止回阀厂家

辽宁:乡镇污水处理“钱紧” 急需政策“输血”

俗话说,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经过多年全力治水,辽河流域摘掉了“严重污染”的帽子。不过,眼下辽宁急需要面对的,是如何“保水”。

在承担着整个辽中地区7座城市共2300万人饮用水供水任务的大伙房水库,长达90公里的隔离网刚刚安装完成。按照计划,隔离工程总共建设360公里隔离网,全方位保护水源地。

给水库加了“围墙”,就能达到“保水”的目的吗?实际上,“保水”的关键在于,截污和控污,关停取缔污染企业和建设运营好流域内乡镇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

目前,水源保护地周围的乡镇污水处理厂普遍存在财政吃紧、污泥无法妥善处置、管网不完善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辽河流域正在探索解决,真正实现水源地保护。

污水处理厂运行稳定与否直接影响到水质;辽宁将污水处理厂建设运行的监管全部交由环保部门负责,从省环保厅到全省14市环保部门都相继成立污水处理管理中心,部分行政级别实行高配。

“虽然去年全运会期间,大伙房的饮用水一直保持达标水平,但水库上游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潜在的污染因素很多。”辽宁省政协委员、辽宁省环保厅厅长朱京海曾在今年年初的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对记者表示。

朱京海所说的大伙房水库是辽宁省重要的饮用水水源地,也是全国最大的湖泊型饮用水水源地之一。水库上游包括抚顺市辖的新宾、清原、抚顺等3县6镇。

过去,城镇的污水随地面冲沟排入河流,最终流入大伙房水库。周围居民生活污水、垃圾、农作物施用化肥以及畜禽养殖等农村面源污染对水库水质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为确保水源安全,抚顺一方面对水源地一级保护区的居民实施有计划搬迁,同时关停取缔污染企业、禁止重化工业等污染企业在上游地区落户,另一方面利用中央财政补助辽河流域水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立项并实施建设城镇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将水库上游地区的生产生活污水统一纳入地下管网。

2010年起,水库上游6个乡镇的污水处理厂全部开始正式运营。在新宾县南杂木污水处理厂,经CAST工艺处理后的污水达到一级B标准。“日处理能力虽然只有2000吨,是6家上游污水处理厂中处理能力最小的,但因为是入水库的最后一个污水处理厂,所处位置至关重要。”抚顺市环保局污水处理管理中心陈剑告诉记者,经过提标改造后的上游6座处理厂污水总处理能力从3.4万吨/日提高到了4.1万吨/日,其中清源镇污水处理厂规模最大,处理能力为两万吨。

“这些污水处理厂都与水库相连,运行稳定与否直接影响到水质。”陈剑坦言,抚顺市环保局和他所在的部门承担着非常大的责任,这些污水处理厂出现任何问题不仅仅是污染事故,还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

据了解,全国目前仅辽宁一地将污水处理厂建设运行的监管全部交由环保部门负责,从省环保厅到全省14市环保部门都相继成立污水处理管理中心,部分行政级别实行高配。更为特殊的是,中心还是具备执法权的事业单位。

“统一部门专门管理的好处是避免在多头管理过程中出现问题。”辽宁省城市污水处理管理中心曲业兵认为:“毕竟,污水处理厂是重点污染源。”

县财政吃紧,靠打报告争取运行费;污水处理厂普遍都存在运行费用不足的情况;6座污水处理厂2010年~2013年,运行费用累计拖欠1300万元

然而,正是由于来不得半点闪失,抚顺市辖污水处理厂在运行时出现的难题让陈剑等人本就紧绷的神经拉得更紧。

“除水库上游的6座污水处理厂,抚顺市下游还有7座污水处理厂。他们或多或少存在3个共性问题。”陈剑告诉记者,一是财政吃紧、机制没有理顺导致运行费拨付不能及时到位;二是每天产生的近200吨污泥没有妥善的处理处置方法,只能填埋;三是市政管网建设不完善导致雨污混流,进水浓度偏低,运行费用虚高。

“其中,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抚顺市所有污水处理厂普遍存在运行费用不足的情况 。”他说。

据了解,目前,上游的这6座污水处理厂都交由桑德集团下属辽宁兴源环保有限公司。除此之外,这家企业还负责城区内的海新河污水处理老厂。

据兴源环保的相关负责人朱雪松介绍,自2010年运营以来,到2013年年底,运行费用累计拖欠1300万元。

“经核定运行没有问题的话,应征收0.59元的污水处理费。虽然相对全国而言,这个费用并不是很高,但这钱就是收不上来。”朱雪松说。

按照规定,上游6座污水处理厂的运行费用交由各所在县财政支付。然而,县财政一直吃紧,拖欠、克扣已成家常便饭。为此,朱雪松常常需要频繁辗转新宾、清原、抚顺3县讨要运行费。

“近年来,为给下游2000多万人供水,新宾、清原、抚顺3个县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没有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县里也为难,有钱肯定会给。所以经常是今天要来一点,明天再得一点。”朱雪松告诉记者,目前上游6家污水处理厂的运行主要依靠海新河污水处理老厂给抚顺热电厂提供中水回用每年得到的600余万元。但捉襟见肘,长期下去根本不行。按他的话说,现在不是保护和发展的矛盾,而是保护和生存有矛盾。

在运行费无法保证的情况下,从2012年开始,朱雪松多次向市政府提出停运的申请。“政府也体会到我们的难处,每回打报告虽然不批但多少能要一点钱回来,饿不死但绝对谈不上撑着。”他说。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规模稍大的城市污水处理厂。海城污水处理厂采用BOT运行模式,日处理规模10万吨,主要负责抚顺市望花区的城市污水。2013年核定的污水处理费约2242万元,仍欠900万未付,而今年到目前为止的费用也没有着落。每月大量的电费支出让项目方桑德集团叫苦不迭。

不同于上述特许运营的污水处理厂,有着国企性质的三宝屯污水处理厂的境遇稍好一点。

据了解,三宝屯污水处理厂由城市管理局下属企业抚顺市排水公司负责运营,是目前当地规模最大的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40万吨,占抚顺市总能力的60%。

“由于是全额拨款的企业,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按照最低费用运行,不含折旧只有人工、电费等成本,折算下来每吨处理费不足3毛钱。”陈剑透露,不同于其他污水处理厂运行费用交由各县财政核定后支付,三宝屯污水处理厂有专门的资金保障。

“自来水费中有一部分作为污水处理费,其中居民为0.6元/吨、非居民为0.8元/吨、特种行业为1元/吨。在每年征收的共计3千余万的处理费中,除800万左右交给市财政,其余大部分给抚顺市城市管理局污水排放监察收费管理中心,由中心直接拨付给三宝屯污水处理厂。”陈剑介绍,这些钱也只能保本运行,如果按照市场价是远远不够的。

“下一步我们也在考虑是否把污水处理厂的运行费用从各县收回到市里。”他说。

财政部门对污水处理厂的支付单并不重视,付费不及时,并没有把这部分费用列入财政预算;破解运行费用难题急需形成良性循环

辽宁省审计厅派人专门对抚顺市所有污水处理厂的运行情况进行审计,审计时间长达一个半月,得出的结论是全部稳定运行。

“在运行费用不能及时拨付的情况下,污水处理厂稳定运行着实不易。”陈剑认为,当前破解运行费用的难题在于急需打开良性循环的渠道。

“正常程序应该是,政府授权环保局与污水处理运营单位签订协议,环保局负责核定水质水量,根据协议核定价格;运营单位再凭核定费单去财政部门领取费用。但往往现实情况却是污水处理厂要钱先找环保局,我们再找财政局要钱。”陈剑解释说,财政部门对污水处理厂送来的支付单并不重视,认为不够权威,而且环保业务也不属于市政府主要业务,所以付费也不及时。此外,大部分省对于污水处理费有专项财政预算,辽宁省其他市也都有。但是抚顺并没有把这部分费用列入财政预算,因此没有计划支出,导致拆东墙补西墙的现象时常发生。

“他们很累,我们也很无奈。”陈剑还透露,省财政每年拨付1.24亿元给抚顺市作为促进环保建设的资金,但对污水处理运行费用并没有列出专项资金,作为运行费的补足。“理顺整个系统还需要过程,但需要多长时间是个问题。”他说。

“缺乏污水处理费用的问题在贫困欠发达地区都普遍存在。”曲业兵坦言,对于像抚顺这样的上游地区来说,财政经费的确困难。不过,据他了解,未来辽宁省会在相关政策上对这类地区进行倾斜。同时,辽宁省新成立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专项小组,也将解决污水处理费用作为一个问题上报。

桓仁污水处理厂成本能够控制在较低水平主要得益于浮动生化+人工湿地的组合处理工艺;污水全收集处理,确保流入大伙房水库的水万无一失

大伙房水库之所以可以源源不断向下游7市供水,一条号称世界最长的隧道功不可没。这条长达85公里、东起辽宁省桓仁县西至辽宁省新宾县的隧道实为大伙房水库输水工程一期工程,从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浑江上游的桓仁水库将水引至新宾满族自治县苏子河,再在重力的作用下流入抚顺市境内的大伙房水库。

作为大伙房水库的上游,桓仁如何确保流进大伙房水库的每一滴水都万无一失?桓仁采取哪些措施保证污水的达标排放?

本溪市环保局水污染防治管理办公室主任刘海霞介绍,桓仁主要是生态旅游、水力发电、冰酒产业等绿色产业,唯一比较大的工业就是整个区域的供暖。所以排污基本以生活污水为主。

为保证不影响大伙房输水工程的引水安全,桓仁污水处理厂选址在大伙房输水工程取水口的下游,离凤鸣水库坝下7公里的雅河乡雅河村。整个县城产生的污水都通过这里得到处理,日处理污水能力4万吨,污水排放达一级A标准。

刘海霞告诉记者,桓仁污水处理厂的运行改变了县城污水长期排入浑江的历史,也解决了桓仁县城区污水对输水工程水源地水质污染的问题。

据了解,桓仁污水处理厂由县级自来水公司自负盈亏,此外财政有专门预算资金支持,目前日实际处理污水1.9万吨,运行成本0.3元(不含折旧)。

成本能够控制在较低水平主要得益于桓仁污水处理厂采用的是与大多数污水处理厂不同的处理模式:浮动生化+人工湿地的组合处理工艺。

“随着夏季的到来,湿地能够承担60%的负荷,节省了很大一笔电费开支。”刘海霞透露,前端生化部分除在污水浓度高的时候需要持续运行外,平时每天开工4个小时即可,其余时间通过湿地就完全可以处理,给财政减少了不少负担。

在桓仁污水处理厂内,人工湿地占据了一大半。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处理厂所在位置原本就是一片滩涂地,因此采用人工湿地占地大的问题就引刃而解。

不过,在污水处理厂运行初期,人工湿地的处理工艺似乎有一些水土不服。

“人工湿地是南方的工艺,在北方有一定的局限性。北方在冬季时气温较低,湿地很容易被冻住,处理能力也因此大大降低。所以每年11月以后,处理的重心就得转到前端的生化处理上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缺乏经验,起初为了防止处理后的水因湿地结冰而无法外排,每年还要多花费20万元给8公顷的湿地铺保温棉。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发现,把芦苇切割下来直接铺在冰面上也能起到很好的保温效果。

铜川西服设计

浙江工作服订制

吕梁订制工作服